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主 维勇/周江/韩叶
#还完债就要遁了
#数了数平均半年更新一次???捂脸

50fo点文!
占tag 毕竟每次发文都是“干完这票就跑的心情啊”
没想到会有50fo的一天hhh撸否惯例点文👇

cp就 周江周/维勇维吧 主周江 维勇就是了
最好带个梗 带个设定什么的

车没开过 要开的话⁄(⁄ ⁄ ⁄ω⁄ ⁄ ⁄)⁄自带play呀hhh


要是没人点就等着有梗再写啦quq

【周江】冰淇淋与光


3k糖,淡淡甜一下;-D

*PPAP梗来源b站,已笑死在街上

*内有私设,一点点关于周泽楷话少的看法。也不知道表达出来没有。

*第一次赶上了个发糖的好日子

*推荐BGM: Love Me Like You Do 我知道是小黄歌可是它太好听了别看歌词先听调调

----------
  周泽楷回到战队大楼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夕阳斜斜打在墙体大大的SAMSARA队徽上,在字母冷硬的棱角上又分成小光柱跃动起来,略微晃眼;让他不合时宜地想起枪炮师可以手动的卫星射线。

  s市还没有真正入夏,但天气的确一天天热起来了;冬日的阳光最好,但一热起来它就恼人。周泽楷半眯着眼面向光线,于是什么都变成了剪影,轮廓边有一圈小小的光晕。因为没手拿而披在身上的外套在他后颈闷出一层薄汗,微长的发梢因此服帖。他手里举着两个大大的M记新款冰淇淋,漂亮的奶油尖酥了身子摇摇欲坠。他犹豫了一下,快速把左边的舔掉了一圈,结果右手里的眼看就要滴下来了。没办法,掏不出纸巾,他只好如法炮制又舔了一下右边的,只是这一口就矜持得多,还试图用舌尖去扶正那块小饼干。结果左边的又要化了,他只有再狠狠舔掉一圈来阻止白色的小溪流淌到手上,同时加快了脚步向着偏门走去。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好看的剪影迎着他来了,抖掉模糊的黑色块后是他最熟悉的模样。江波涛笑着看着他左右开弓,小周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也许江波涛是想板着脸假装说教几句的,但是笑意溢出了故意抿着的嘴角从而出卖了他。你看你,可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他笑我。“才没有。”周泽楷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索性放弃了继续反驳,打出一记漂亮的直球:“给你的。”他眨眨眼,“化了。”

 说罢佯装要把左手只剩半截的冰淇淋给江波涛,刚伸出去就后悔了,又重新把藏在背后的右手拿出来,结果一看奶油滴得正欢。江波涛也不客气接过了就吃,还不忘故作嫌弃地丢给他一张纸巾。

----------

  周泽楷训练结束的时候随手刷了刷SNS,不出所料就看到了自己刚拍的M记甜品广告,已经被热情的(如狼似虎的)粉丝玩坏。有剪辑视频的,有重对音轨的,还有不少人在评论区里尖叫楷皇居然一下子流利地说了十个字云云。他内心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在看到有人猜测江波涛是幕后配音的时候笑出了声。现在训练室没有人——队友都去茶水间拿零食吃了,倒只剩了他一个。科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去拿什么了,还不是M记的派。这些小兔崽子,也不想想这些都是谁的卖身钱——是他们伟大的周队长啊!牺牲自我为全队带来一整天笑声的周队长啊!还有那江波涛!吃了他的冰淇淋,居然是带头笑得最大声的那个!

  

  他毫无顾忌地笑出声来;笑着又不想笑了,撇撇嘴角。

 

  所有人都觉得他不爱说话,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叔叔阿姨口中他是别人家那个腼腆认生的好孩子,“这孩子长得挺俊,就是不爱说话哈。”后来他变成了周同学,“你的工作能力好,行动力也强,但是你得再积极沟通……学生会是个组织……”再后来他便成了枪王,旁人看来强大美丽如荒火,却又好像疏冷孤寂似碎霜。他看过一点粉丝们写的可爱文字,不乏有人写他的无口设定,也不少把江波涛比喻成翻译机。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周泽楷出神地想着。但又怎么不是呢?如果是江,他肯定知道我怎么想——你看,这不就是了。

 

  他划拉着手机。我赌五毛我楷皇这条广告NG了至少五十次!

 

  瞎说。我只NG了不到十次,周泽楷有点委屈。而且不是台词的问题。他拿到台本的时候内心也是拒绝的,但是念台词并不难——他又不是不会说话,而且广告大大小小接得也不少了多少有点准备。做动作才烦人呢,他转圈圈的时候才是耻得只想往地里钻,最后的wink眼神差一点就飘忽了要重来。工作人员叫停的时候他表面只是一个浅淡的微笑,内心的小人已经雀跃得上了天。

 

  他寡言,但并非冷漠。他的心思比谁都缜密,开口前总想要细细斟酌,结果等得对方都失了兴致。于是他索性习惯了以沉默示人,把自己躲在强大的形象背后,还颇有些自暴自弃地乐在其中。

 

  但是总有人要一层层掰开他的壳子走进来,撩起厚重的窗帘,掀开他头顶的被子对他大声地说早上好。他脑海里又是前一天傍晚在大楼偏门等他的江波涛,逆着光看,他周身有一圈细柔的光晕,像那种文艺风照片里的人。

 

  他是光里走出来的人。

  他走到我这儿来了。

  周泽楷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甜之余觉得太肉麻了,又没名头地有些小失落。

 ----------

  一支冒着热气的派伸到他嘴边。“红豆奶油,你上次说好吃来着的。”他咬住,因为馅料甜度和热度之熨帖在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微叹。抬眼便看到江波涛挽着袖子,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菠萝派冲他笑。他忽然没来由地烦躁一下,一把抓住江波涛空的那只手。“你不是。”在江波涛难得一见的一脸错愕中他赶紧咽下嘴里的东西再开口,“翻译机。”

 

完了,这话乍一听怕是大误会。但江波涛反而又一脸了然,他拿过周泽楷的手机,iTouch指纹解锁,划了几下看了一会便放回原处。他的表情很淡,看得周泽楷不禁责备自己的没头没脑。生气了?不该这么突兀……

 

“我当然不是。”

“但是我乐意兼职啊。”

 

----------

 

“哎我就想不通了,我觉得你其实挺好懂的。”

  “那举个例子。”

  江波涛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想吃我的菠萝派,你盯了它一路了。”说罢他嫌弃地把还剩一口的派塞到他手里。周泽楷顾及自己刚吃了一个,死要面子。

  “不对。”

  江波涛也不惊讶,不戳破男朋友的小心思,作势要把纸盒拿回来。“那好吧我吃了。”结果周泽楷快一步先把派塞进了嘴里,冲他得逞地笑,“没了。”

 

 

  “你又对了。”

“那还用说吗。今天热量超标,以后不能晚上了还吃这么多。”

  “可以健身。”

  江波涛愣了一下。“健身?在外面车别瞎——”开。我靠中招了。

  车王周泽楷一脸无辜:“求之不得。” 

----------

  江波涛神神秘秘站在房间门口向他招手,“给你看个好东西。”

 

  于是周泽楷熟门熟路闪进与他房间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单间,正如他第七赛季后那个初夏夜晚他第一次这么做,以及许多次的走进这里一般。有的时候是两个人推搡着关了门,有的时候是他扛着晕晕乎乎傻笑着的另一个,当然更多时候是两个人一起进去,一个人胳膊底下夹着一叠资料另一个人端着两杯红茶;然后夜半星稀那高个子推门欲出,站在门口想了想又欢快地折了回去。床吱嘎两声便缄默了,一夜呼吸轻浅也绵长。

 

  他前脚刚踏进房间却又被江波涛慌忙挡住。恋人比他低一点,此刻略微仰着头看台,眼底盛了两汪戏谑。一只好看的手捂住他的眼睛,然后他的手腕被抓住向前引。

 

  周泽楷又走神了。按理来说看不见的时候人便不敢迈步,但他就是想无条件地相信此刻虚虚扣住他的那只手。他听见低微的“嗡嗡”声像主机运转,心知这是大约被带到了电脑前。捂着他眼睛的手没有松开,但是指缝开始抖动。

 

  就那一瞬间他看到屏幕上自己的大脸,以及画面左下角一抹糊状白绿。

  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了。如果是真的——江波涛你完了,他腹诽。

  果然江波涛忍不住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他重复道,嗓子里低低的笑意再也压不住,“但你得保证不打我”。然后是咔哒一声轻轻的鼠标叩击,手指拿开。

 

  开到最大音量的PPAP响彻房间,与之一起的还有江波涛惊天动地的大笑。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的自己左手右手右手左手顺时针逆时针分裂融合融合分裂,内心毫无波动简直还想笑。江波涛已经笑得蹲在了地上,街边的灯火和月光钻过窗棂落在他的发尖,一跳一跳的;又像白天夕阳下他周围那圈细柔的光晕。见周泽楷面色不善向他走过来便“哎呦啊呦”作抱头讨饶状,结果一不小心滚在了地上。于是周泽楷也忍不住了,“不打你。”他轻声说,顺着力道把人拉起来圈在怀里。


  然后狠狠一巴掌抽在江波涛屁股上,听见“嗷”的惨嚎再也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fin-----

首页一个太太刚刚发布的文章推荐BGM也是Love Me Like You Do!!!飞起 !!!

用小心心把我砸下来吧hhh(。


【周江】理发店paro



理发店paro
是这样的 觉得写完遥遥无期 就先堆着吧:->
兼职洗头小哥周x大二学生江
设定周、江大二学生;周在假期突发奇想帮亲戚家的理发店打打工。


--------------
江波涛第一次去那家理发店的时候就被圈粉了。倒不是说那家店的设计多精致审美多前卫之类的——他被一个洗头小哥圈粉了。

好吧,至少第一印象就是个洗头小哥。
长得特俊的洗头小哥。江波涛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加上这句话。

江波涛,当年还是一水灵灵S大大二学生,在被舍友杜明第三次套路试图扎一个小辫子后,决定趁着假期的尾巴收拾一下整整半个学期一个假期懒得收拾的头发。理发店据说还是吕泊远和杜明出来搜刮夜宵的时候发现的:咖啡一条街的小角落里忽然出现了一家理发店。店名很简单,就一个字母S;没有漂亮的宣传海报,也就吸引一下他们这种以随便就好为人生格言的S大众多理工雄性犬科动物。

近,方便,省时间。杜明推荐给江波涛这家店时认真地说。随后他又一副痛心疾首状:什么叫能剪短就行?我们涛涛——江波涛瞪了他一眼——我们江哥总也该整个那啥吧。吕泊远接话,据说今年隔壁系一反常态,漂亮学妹还挺多——哎呦!江波涛半真半假给他屁股来了一脚。最后还是吴启息事宁人状:你们懂什么,江哥是个有深度不浮夸的男人。江波涛懒得再管那三个插科打诨不亦乐乎的室友,一个z字抖动闪了出去,拿包关门一气呵成,走出去几步还能隐隐听见里面“社会我江哥”的哄笑。

桃花运什么的还是先放放吧,江波涛面无表情地想;还有下次要是隔壁方明华又来寝室乱秀,看我江爷不第一个撸他,保证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玻璃门推拉的声音有点刺耳;如杜明所言一副没睡醒模样的老板娘抬起头瞟了他一眼:剪短?也是S大的学生吧?洗个头先。

店里客人不多,但一时间还真找不出空着的店员。老板娘环视一圈正准备开口让他坐一会儿,又忽然惊喜地开口:啊这边这边,泽楷你帮个忙吧?离得远,江波涛没听清叫的谁。
然后他一瞬间领会了何为小言女主之心跳漏了半拍。里边休息区沙发站起来一个人,之前因为被书架挡住了,江波涛也看不真切。但现在他看真切了:一个高瘦的年轻人,年龄绝对不跟他超过三岁,却又生生把理发店的员工白衫穿出杂志里男模千把块钱的意思。眼睛没适应被书架挡住的阳光而微微眯着,睫毛便乖顺地垂了下来洒下两排阴影,尖头跳跃着一点光晕。一个哈欠漏出来一半又被主人生生憋了回去,两片薄唇小小开合了一下试图驱走困意。江波涛就正准备毫无顾忌地欣赏美色(??? 那小哥揉了一把眼睛,低低地说,这边。他看了一眼江波涛目光就瞟开去,似乎也不好意思。

江波涛只觉得桃花运的flag倒得猝不及防十分微妙,这该不会是桃树运吧。

随便洞个paro

维克托:一目连(划 风神
勇利:随处可见的大学生,家住风神庙(??? 附近,是这个年龄少有的相信神鬼的人

没头没尾 只是因为连连真好看 再加上那一撮刘海 

真仙女 

再加上连连的传记 总觉得很有故事hhh

学测 比赛 弧一段时间 唉(。

【维勇】Round /01


#又名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半个时间旅者paro
#心情好所以不负责任挖坑

*本章主要是勇利戏份啦 行きますーー


勇利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他和常人有点点不一样。好吧,他过于谦虚——那种自认“随处可见的花滑强化选手”级别的谦虚——了。
他是一个时间旅者。
(“听起来是,是挺奇妙的?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勇利如果听到了一定会如是说。

他第一次发现这种奇妙的能力是在小学。
长谷津的冬天从来不吝惜飞雪,而就在那一个雪天他度过了“胜生勇利最糟糕的一天”。
起因是他走在路上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昨天电视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比赛。老天——看他!掠过的风撩起全部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镜头捕捉到一瞬间他的眼波流转,那是能溺毙人的碧蓝之海。
而勇利是无数个溺毙的人之一,并且因为溺得太深而无暇顾及脚下。他踩到了一块石头,然后双脚不受控制地开始打滑。没有冰刀的情况下滑溜溜的冰面便露出丑恶的嘴脸,他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泥。厚衣服让他毫发无伤只是有点疼,他甚至连眼镜都没有掉。但其他方面就糟糕多了:饭盒从他的书包里飞了出来,盖子在中途弹开了;宽子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在风里迅速冷却;他的作业本也滑了出来,封皮溅上了酱汁。勇利一边安慰自己不过是一个中午不吃饭一边试图站起来,结果更悲惨的一幕上演了——他撑着地准备爬起来的时候膝盖再次打滑。这一次更惨,他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脸磕在饭盒边缘;鸡蛋黄、猪排屑、酱汁和融化的雪水以夸张的慢动作起飞——停滞——狠狠砸在他脸上。好极了。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他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还有越来越大的西郡豪和他死党们极具辨识度的声音。笑闹声忽然停止了。“胜生?”
人们将坏事比喻成滚雪球是不无道理的,年幼的勇利绝望地想。泪水糊住了他的眼睛,他在一片毫不掩饰的大笑中被拽着胳膊拉起来,沾着肉汁的眼镜歪在鼻梁上。好了,这下子《小猪胜生勇利的雪天奇遇》马上就要风靡全校了,而他对此没有一点办法。要是当时......
要是当时……
去他的没有一点办法。
白光闪过时勇利的大脑活动似乎停滞了;而等他再反应过来时,他差点惊掉下巴。
衣着整齐,胜生勇利正站在他滑倒前的那个地方,再往前一步就是那块该死的石头。他急急忙忙地拉开书包,宽子的炸猪排饭便当安稳地放在最底层,他刚换上的一本作业本干干净净。勇利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他听见西郡豪和他死党打闹的笑声由远及近。
那是勇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能干什么。
------------

请别误会,造物主并不会将真正扭转时间的能力赋予任何什么人,毕竟即使是最聪明的人,也难免有犯傻的时候。
后来勇利总算大概明白了他究竟被赋予了怎样一种特权——有的时候(真的只有某些时候!)他能够修改一点点过去。一点点,就跟你轻轻捻直一个线头那样。因此,考试过后再去修改成绩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勇利也并没有过这个非分的念头),也因受到不知什么限制并不可能发生;再滑一次搞砸的比赛也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凡可能引起蝴蝶效应的想法,都不会被付诸行动;每到那种时候,他的能力便似乎奇迹般地消失。但至于纠正几秒前的一个口误,防止在某门课上睡着而错过知识点这种小事,于勇利而言就轻松多了。这简直像作弊。开挂。

其实勇利很少想着怎么运用这个奇妙的能力。或许是性格使然让他总是选择接受吧。(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知道你可能干出什么,这很危险,对吧?
------------

他曾经以为自己就要平凡地老去了。他极少在时间里穿梭,因为有的时候事情反而因此变得更糟。
小维去世那年勇利的世界仿佛也随之灰暗了。他一遍遍地悔恨,祈求,希望下一秒睁开眼时是在胜生乌托邦,小维扒着他的裤脚,眼睛不离他手中的温泉馒头,呼哧呼哧地喘气,口水仿佛下一秒就要滴下来。可是没有用。他的奇妙能力再一次背弃他而去,他第无数次在凌晨的底特律睁开红肿的双眼,批集在上铺睡得正香。
勇利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个冬日的事情,无论是无条件支持他的父母、真利、美奈子老师,与他为青梅竹马的优子还是他现在最铁的哥们儿批集·朱拉暖。他只是隐约觉得这种事不应该拿出来共享。
而现在他已经彻底灰心了。他决定继续对外人保持缄默,同时下定决心不再动用这个能力分毫。

只是很快他就不得不再次考虑这个决定了。
尽管大奖赛一塌糊涂(前五名被邀请表演滑,勇利「幸运地免于差事」),CiaoCiao仍坚持把他拉去了赛后的banquet。而他第二天醒来时头痛欲裂眼冒金星,头脑一片茫然。他身上穿着一件一看就是为了应付场面的白衬衫——或者说他仍旧塞在那件皱巴巴的衬衫里。床边放着他的领带和眼镜。西裤倒是被整齐地叠了起来放在一边,还带着衣物柔顺剂的味道。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他喝了一口,凉的。
很显然他喝酒了,也许还嗨了半个通宵,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他想起爸爸的酒后肚皮舞,暗自打了个寒噤。

胜生勇利,男,23岁,开始认真考虑再次动用他的奇妙能力“开挂”。
--------tbc---------

为什么每次写都是半夜 很绝望
有虫明天再捉ˊ_>ˋ

翻到的一张旧图 16.11摄于仙台
只加了暗角 就没有滤镜了

【维勇】礼节与痒 全ver.

#虽然是链接但是清水向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被和谐两次 一气之下发全版

#OOC 假酒 粗鄙之语(划
#表演滑的托举花絮也好想写(吐血
#行きます!谢谢看到这里ouo 评论也有链接w


微博走
http://m.weibo.cn/5718009258/4069738219108643

子lo走
http://inertiaaaouo.lofter.com/post/1ead97ee_dff7846


手机的小天使们看评论哦www


【维勇】礼节与痒(上)


#不知道为什么是这蜜汁题目233
#我从没这么想写小甜饼子 灵感来自怕痒∞的lo
#就想看勇利被维恰调戏 总觉得可以开车 但是lo害羞(呸
#后面惯例有碎碎念

I.
勇利有个小小的秘密。或许不算是秘密,只是很少人知道而已——
勇利怕痒。

这或许就是他最终选择了男子单人花滑的原因之一吧。他小时候曾经和一个女孩子搭过伴,但是他们在配合动作的时候的时候勇利每次都躲躲闪闪,一次又一次绕掉女孩子伸出的手,也不敢作出哪怕是搭肩的动作——他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怕痒。最后勇利成功地惹恼了他的搭档并光荣地落了单,再后来他就开始了单人比赛的训练。

勇利君啊,他只是比较害羞,比较拘谨啦!后来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勇利也就不再解释。

反正切雷斯蒂诺一般的是采取言语指导的方式——年纪大了上冰少嘛。


II.
麻烦自他的教练戏剧性地换成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那一天开始。

勇利,刚才那个鲍步不够舒展呢⭐️嗯……腰再后倾一点怎么样?

はい!
勇利听话地停下,转身,加速,重新做出单膝弯曲的动作掠过维克托眼前。

......这次腰是下去了呢,可是勇利的手完全没有伸开?

诶诶对对对不起!请让我再试一次……

维克托盯着冰面上的人。不是这样子的呢——重心要后倾,不是腰整个向后弯;记得保持手型——你的手臂顺势伸展像俄罗斯冬日起飞的海燕,指尖是你强韧的飞羽;你的眼晴看见冰场的吊顶;你嗅到风和冰——
这些信息浮现在维克托的大脑里不过一秒钟的时间。他一方面被自己莫名其妙姑且称之为浪漫的情怀所感动,另一方面为无法清楚传达自己的意思而发愁。毕竟他是职业运动员出身,总是不由自主地主观代入。

于是他决定选一个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勇利看着俄罗斯的银发男人把外套脱下放在场外,径直向他滑来。

一双手按上他的肩,他顺势后倾,迈开腿,左脚的冰刃刮出一圈细碎的花。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坏就坏在维克托扶住了他的腰。

花滑选手平时训练的衣服以方便为主,比如勇利今天的稍短一截的短袖。于是维克托刚从外套口袋拿出来的,还带着温度的指尖就冷不丁点上了那一小块白腻皮肤。

“啊、啊!”

III.
维克托没想到勇利的反应这么大——
他看着瞬间因(莫名其妙的)(维克托不能理解因为他根本不怕痒的)惊恐而从手下滑出窜出蹦出弹出射出(?两米开外的勇利,后者总算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多么失礼。

“勇利当时的脸比熟帝王蟹还要红呢!诶不过当时勇利的确很像在冰上站不稳的小螃蟹手舞足蹈地跳чечетка*——”“闭、闭嘴!”
维克托觉得这个梗特别适用于床第之间不可言说进行时。他一开口,勇利便真的化身红透了的手足无措的蟹,还是整个儿滋儿滋儿*冒着蒸汽的那种。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事实上那时吓得维克托又抓起了头发然后想起他长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维在冰上曰,落发如斯夫,不舍昼夜。
事后他表示都怪小猪猪害得他发际线又后移,要亲亲发顶作补偿。勇利表示您洗头就好,请您蹲下点谢谢,再摸腰揩油我就揉乱您今早半小时弄出来的后现代飘逸清新空气刘海儿。

IV.
回来——

啊啊啊ごめごめ、ごめんなさい!勇利空记不住记几仆地谢罪。
Wow,日式五体投地again!Amazing!

这样的勇利真是可爱极了。维克托在拉他起来与不拉之间迟疑了一秒,其实说一秒都嫌多,毫无罪恶感地决定逗一逗他此时实体化的羞窘就要溢出来的学生。
啊,看来是被讨厌了呀……
NONONO!!!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
勇利觉得在这种情境交代出他的小秘密莫名羞耻,便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脸涨得更红了,连腰间那一小块皮肤在维克托看来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

而且他虽然怕痒但不说出来,是因为——
那个触及他的人,是维克托啊。
是在他心里,不同于长辈,亲戚,朋友,兄弟,恋人......霸道地逼着他新腾扫出一个空的分类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像陨星贸然闯进他的生活,而胜生勇利不舍得再放他离开。

“不是这样?那么是'什么样'?很好奇哦?”
“就是,那个,我……”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真是伤心啊,看来勇利不仅排斥我,不让我靠近而且不肯跟我说实话呢……”
真不是这样的求您别再瞎几把意淫了!
勇利干脆从地上蹦了起来,抱着破罐子破摔的诡异心态滑回维克托身边。他的银发教练挑眉笑着,眼底里有明晃晃的戏谑。
“那个,刚刚是一个意外,拜托维克托再指导我一下!”

维克托饶有兴趣地开始了第二次 实在 的指导。真有趣啊。他的手刚虚虚扶上勇利的腰际,那人便轻轻抖了一下——虽然几乎微不可察。很好,就是这样,腰稳住然后我们要看一下腿——
指尖带出强作镇定的一阵细小颤栗。让维克托想起他很小的时候摸过的小兔子。兔子被玩性大发的他圈在怀里,不安地扑腾而无果后勉强安静下来。但他的手指抚上细软绒毛的一刹,仍会感到温热的躯体立刻绷紧,再随着他的来回顺毛而逐渐放松。兔子会怯怯地翕动鼻翼,把你手中的菜叶扯进三瓣嘴,急了也会来一口。兔子是腼腆害羞薄脸皮的动物。
也许勇利只要多摸几下就好了吧?

住脑,谢谢。胜生勇利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如是说。

后来那天维克托总算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鲍步。他的学生优美的线条大方地拉开,像一只拥抱天空与大海的飞燕。

如果忽略飞燕顶着一张大红脸的话。

V.
维克托从那天起其实很困扰。
日本人有着谨严、内敛而含蓄的一面,这些他早有耳闻。委婉的东方人对礼节等等相当在意他也清楚。可是勇利那天的反应那样夸张,那样——
敏感。
开玩笑,他可是维克托·正值精力充沛·荷尔蒙不要钱·弄湿冰场不在话下·尼基福罗夫。要不是勇利真的各方面都表现得是单纯美好,质性烂漫的大龄正直男青年还自带天使光环——维克托(其实是作者)想不出其他的描述——维克托恐怕把持不住在脑内拉着勇利,对生命起源和人类本能进行反复研讨。

这段时间他早就不止一次注意到学生的过分害羞和腼腆了。温泉on ice时两人的拥抱开始,他的手回抱住勇利的一刻;中四国九州大赛前他让勇利转身,本想给他一个出其不意的定心拥抱和赛前“热身”,现在想想勇利的反应简直大得夸张,还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对,维克托忿忿不平地想,那一声从唇里漏出来的惊喘就是引人犯罪。引他犯罪。

勇利应该是不排斥的,毕竟后面他的eros滑得相当不错呢。果然是个害羞拘谨的人啊。这样的勇利真是可爱。

开放的民族使他习惯于熟练地运用丰富的肢体语言以表达充沛的情感。何况勇利是一个他想要亲近和了解的人。维克托愉快地想着,不就是文化差异吗?
礼节这种小事,以后对他和爱害羞的胜生勇利肯定什么都不是嘛。


*****tbc*****

*чечетка:俄罗斯踢踏舞

*滋儿滋儿:读音zīrzīr 找不到合适的拟声词气死我

#熬夜太伤 虫明天捉 为什么好几次想文都在半夜?
#说好的甜 来了!
#本来想写完一起发但是写得爽了就先来个上 肯定会有(下)但是要等term over啦 祝我Good luck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重新看了一下12话 好多甜梗 幸福到升天
截了好多图 正放倒放就是小GIF啊!
以及p6、7、8 维恰的手 拍在勇利肩上 谢谢小天使指证qwq我还以为拍在大腿上  史诗级走眼 不过

官方爸爸还是给我们留了空间的qwq

堆梗
奖牌不金不想亲 得主想亲随便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