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主 维勇/周江/韩叶
#还完债就要遁了
#数了数平均半年更新一次???捂脸

【黑塔利亚】【露中】墓碑。 〔11月修改ver.

王耀有清明扫墓的习惯。
天地被茫茫水汽模糊着,朦胧着,那人亚麻色的头发却依然醒目;蒙蒙雨丝间几块青石若隐若现。

第一块,王耀埋给1840前的自己。日日炮火,他拂去荣华,大梦初醒。

第二块,王耀立给1900年的自己。夜夜硝烟,他葬下张狂,泪湿枕巾。

第三块,由伊万·布拉金斯基在一年的清明,同他一起立下;祭奠最初那段最不堪的日子,咀嚼屈辱,不堪,血与硝烟。
初春,寒意徘徊,水汽氤氲。
他们手牵着手走过前两块石碑,看那岁月的青苔在年华的荒河里疯长;他们肩并着肩立在霏霏细雨里,希冀着布尔什维克的熊熊烈火在广袤的大地上恣意燃烧。

第四块,立于又一年的清明。王耀一个人瞪着那块沉重的石碑,心脏的每一次搏击都似乎带来了绵长入骨的疼痛。
他想起那一天,斯拉夫人决然远去,他也负气地转身离开。他们都清楚彼此骨子里深深藏匿着的孤傲,如蔷薇花刺一般嵌入皮肉,却又都无可奈何。
仿佛又回到千年里孤寂的日子,王耀笑着,笑容里带着泪意。

第五块,石碑立下之时,伊万早又回到了王耀的身边。他的小耀,眼波流转笑意盈盈地告诉他,这块碑用来纪念他们之间的可笑闹剧。他们拥抱,亲吻,共度日夜,刻意忽略心上深深创口愈合后狰狞的伤疤。

第六块,碑石嵌进泥土的一刹,王耀似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他死死盯着新翻的泥土和光滑的石面,眦睚欲裂。
他活了太久,见过生死无数,却没有一次如此刻骨铭心。大秦的脸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出现,可他的万尼亚却又和大秦不一样。高大的斯拉夫人在他,千古的王,狼狈挣扎之时伸出了温暖的手,给了他一双结实的鞋走出泥潭*。
他想起紫色眼眸里殷切的暖光;忆起那人的十指轻抚过他柔顺的青丝,执意为他扎起一个笨拙歪斜的小辫子。他想起他们在联合国的会议上坐在一起,一双恋人悄悄地以目示意;他想起两国的子民高高挂起友好的海报,俄语中文的喀秋莎在寒冷的北方和温暖的南面被四处传唱。
他不敢相信红色的大厦在一夜间崩塌,他的万尼亚在一夜间支离破碎。哦,他早该做好准备的,千年里他见过的生死多了去,友情和爱情在时光的洪流面前忽然显得格外脆弱。
他一瞬间唏嘘于自己的幼稚:布拉金斯基,伊万,万尼亚,原来我们说的那些永远和永存,到头来都是谎言。而我却全心全意押上了整个自己,最终只有在刻骨的想念中看着那些甜蜜的诺言被焚烧成灰。
1992的清明于王耀而言,凛冽地一如1991的冬天。伤疤裂开痛觉却已麻木,又一年的春天因为泪水平添几分潮湿。

第七块墓碑立下之时,满山的老柳已抽出了新枝。王耀的手被包裹在另一个温暖的手心,他转过头,正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眸。
王耀忘了,国家是不会死亡的,他们只会以其他的方式延续着。
比如他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他的万尼亚。王耀看着白蓝红三色旗帜缓缓升起,取代了飘扬了六十九年的一抹赤红,他的心却异常平静而有力地跳动着,撞击着胸腔。
千年里他见惯了战事更迭,王朝倾覆;他也见惯了新老更替,力量重生。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王耀懂得了珍惜现在他的所有,比如身边与他并肩的人,默契一如既往。
于是他执意拉着伊万又立下一块石碑,再次埋下过去。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能握住的,仅有每一个真实可感的耀眼的今天。

他们立在蒙蒙烟柳与料峭春寒之中,十指相扣撷影相依;远望未来,江山如画。

--------------------------------------fin------------------------------------
*:向《当鞋合脚时》致敬。
**:出自杨绛女士《我们仨》。向杨绛女士致敬。

----------------------------------------------------------------------------
lof上潜了挺久终于想码字了XD
这篇其实是我今年清明时冒出来的脑洞,本来发在贴吧里,但是因为镇楼图来源不明所以删掉了。
想着有时间把每一座碑拓展成一篇,但似乎这样就挺好。打算下一个清明再发的,结果在G市航班因为暴雨延误了,就想着把脑洞填上www
⬆️所以这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吗23333
总之希望多指教啦w

11月的修改ver. 主要是一些很智障的句子【doge脸】
食用愉快 ҉٩(*´︶`*)۶҉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