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主 维勇/周江/韩叶
#还完债就要遁了
#数了数平均半年更新一次???捂脸

维勇 #生离

*周末修改ver.上线 最后有一段碎碎念这样

好了,看题目就知道是虐了。
听着Yuri On Ice写出来的却都是钝刀子,今个儿十一话可好——想了想还是发吧【锅盖。
不黑维克托不黑尤里奥,两个人我都prprprhshshs
可以看成是勇利单方面意淫【划掉 居多吧 毕竟一开始看番的时候嘴里吃着糖心里却老是不安定。
不怨勇利不怨维克托,懒得写理由。
没有文笔,又臭又长,理科生放飞自我产物,OOC慎:-D
凌晨快两点 格式什么的先算了

最后欢迎官方爸爸 赶 紧 来 狠 狠 打 我 的 脸!!!!



*****

#生离

天高云淡的日子,有时也会给人带来窒息感。

比如胜生勇利。


隔着一段距离呢。

冬日街上纷攘的人群,风带起的店门口的银铃发出轻笑,干冷的北国空气有股干草叶的甜香——明明阳光还点落在鼻尖上,一切却像层层迭迭涌上潮水一般,色彩流离而疏远。
隔着......一段距离呢。
他只觉得有一块漂亮的斯拉夫风格的磨砂玻璃,像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彩窗那样把他隔开,圈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救我。他喃喃道。救我......维克托......
又是维克托。


今年26岁的胜生勇利早已退出了花滑圈回到了长谷津,但很不幸他还是没有彻底离开滑冰的圈子——他在优子的溜冰场里做了一名“技术人员”,偶尔陪小孩子滑滑冰,心情好了也会架不住孩子们的恳求,稍微来几个当年的步子。多半是基础的步伐,也许有刚进竞赛圈的最初几个年头一些乱七八糟,心血来潮的编舞。这些对昔日的职业运动员来说并不需要什么力气,反正又不是在赛场上;他不需要任何跳跃就能收获孩子们激动的掌声。优子的三个宝贝也仍然喜欢凑在一起看他在冰上起舞。一切照常。


但是他不再滑23岁那年的Eros短节目。
他告诉自己是日本人严谨内敛的个性使然,让他表现这样的主题时总是拘谨。可是内心里他太清楚不过,他懒得把自己最Eros的一面拿出来,甚至晾一晾都不想。没有人翘首以盼的炸猪排盖饭——做了也是浪费啊。
YuRi on ICE的光碟也早已被他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他记得关于这首曲子的一切,从那位音乐系的女生递过碟片开始,到切雷斯蒂诺怀疑的眼神,到他自嘲着把光碟胡乱塞进房间的一角,再到他趴在冰场的看台边上,小心翼翼地写上三个词。
他记得记号笔特有的略刺鼻的气味,也记得落笔时维克托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又是维克托。

曾在冰坛上掀起风浪的俄罗斯舞者,他的消失沉寂却似海阔微风过,无浪一波平。然而竞技体坛是飞速更新的,不久人们便追捧起新的冰上尤物Yuri 普林塞提,俄罗斯的第二个天才。刚开始许多人试图将他与上一个王者维克托联系起来,可是两道耀眼的星芒碰撞在一起,却显得怪诞而缺少美学意义,只是徒劳的堆砌。于是他们也放弃了。

到最后仿佛只有胜生勇利还念念不忘。

其实勇利的父母,优子一家,美奈子老师......不少人都记得维克托,但是这个话题已经变得有些无味了。那人SNS账号的任何讯息通通如石沉大海一般,他的去向连俄罗斯官方都不得而知,用“尊重选手的个人生活”草草作结。一个记忆里的人,又能鲜活多久呢。
于是维克托这个名字便在茶话时间渐渐地消隐了,消隐在煎茶袅袅的热气里。

胜生勇利却总控制不住地回想,回想他23岁的最后一个赛季。他无法摆脱,甚至在工作时段也是这样。还是一切似有层叠的潮水涌上来,小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和画面就渐渐地远了,模糊流动成流转的颜色和热气,像冬天寿喜烧的浅锅上方那样。然后所有的所有又凝聚成一个纤长的身影,在冰场巨大的玻璃窗前旋转,滑动,跳跃。逆着光的缘故可以看到飞扬的发丝,偶尔闪出一点银白色的光泽。这是维克托,那是维克托。少年时期的长发魅妖,成熟后的“行走荷尔蒙”,全部重叠在一起,最后只融于一个穿着常服的男人,面对着他做出伸展开臂膀的动作却渐渐滑远去,接近银白的软发无意挡过半边脸颊,将一只眼睛遮得并不是很真切。

在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勇利拼命回忆着,就是不记得那首曲子。但是分明又是有声音的,他能听到维克托的冰刀与冰面的缠绵私语,听到刀刃在冰面上打出隐隐的鼓点。

或许是他记错了吧,那只是和维克托在一起的八个多月中的普通一天,维克托耐心地教他点冰跳跃,十次,十三次,十五次。他看不够,看不够曾经似高高在上的冰上神明的维克托就这样自然地存在于他面前,看不够他在冰上的每一颦蹙,看不够他极力伸展线条流畅的双臂,如一只北国的飞鸟,下一秒就会翱翔于天际。

勇利隐隐觉得心惊。
维克托是一只飞鸟。俄罗斯的大雪困不住他,雅克夫的叱责他一笑带过,冰坛的舆论他置若罔闻。那么胜生勇利又有什么出彩之处,让这属于星辰和大海的一双羽翼安然在地面停歇?
属于全世界的星芒,不被他所占有。

每个人直面历史瞬间的时候往往都是不自知的,只有旁观者,后来者才能略清楚地见得一二。胜生勇利23岁的大奖赛决赛,激烈之状况远超预料。短节目前维克托捧起他的手亲吻那个金色的圆环,唇上的温度透过薄薄的黑色手套传到指关节,随着血液搏到心脏。然后那个在冰雾缭绕中略刺而微烫的温度,在勇利的手触冰的一瞬消散开去。Yuri的高分让他吃惊——那是他倾其所能也难以到达的高处。总排名出来的一瞬间勇利的内心一片空白——第四,并未糟糕到令人发指,但那个真正的“金色的,圆圆的”小物,在他的视野里倏的就模糊了。

勇利清楚他找维克托谈一谈的原因。那天他接受采访的时候维克托不在身边,后来在看台上寻到那个背影时,勇利看到了。一声“维克托”哽在喉咙里,最后委委屈屈地漏出来。他看见了。

维克托眼里有光。
先前刻意隐瞒的,看似打消的所有不安与不真实感在一刹间猛地将他吞噬。他或许不欠世界一个冰上连霸,胜生勇利想,但他欠维克托自己一个Victor on Ice.银发笑眼的俄国人曾经将他拥入怀中,以最温柔缄眷的方式安抚他,让他心安;可是看台上狭长的海绿色眉眼中,一丝光还是将维克托出卖。胜生勇利,你在胡思乱想。他在内心呵责自己,在看似漫长无低的深夜里清醒辗转,却又不舍得身边睡得无忧无虑的人;但是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他谨小慎微的一面让他亲手将其了结。

那天晚上,维克托刚洗完澡,有水珠顺着他未干的发梢流下俽长的脖颈,滑入未遮严的浴袍开襟,隐没在锁骨的浅浅阴影里。勇利攥紧了双拳,他嗓子发紧,几乎无法不颤抖地说话;他想临阵脱逃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他没有。他惊异自己的舌头没有打结或是出点什么其他状况,但他还是没勇气直截了当。

就让一切结束在这场决赛吧。
他23岁的大奖赛系列,维克托的教练生涯,还有他和维克托。

该刻骨铭心的时刻他反倒不记得。他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传达出了什么,从声带的震动荡开两人之间的咫尺空气再到另一端的鼓膜,还剩下什么——千回百转,小心翼翼,你听到我了吗?俄罗斯人一时没有话语,但随即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坚实有力的拥抱。但维克托的手双臂圈得愈紧,勇利就愈加难过。你的臂膀啊,他在心里喃喃,不是为了拥抱我的。两颗心脏的跳动引起微妙的共鸣,维克托自然地浅吻了他的额头,随即把他塞进暖和的被子里,以笃定地语气宣布“勇利累了哟🌟,早点睡觉吧”。

23岁的决赛勇利得到了一块铜牌。没有那么灿烂的光辉,但于他而言已弥足珍贵。克里斯在一个没有维克托的赛季摘金,滑向冰场致意时微笑着,新长出的胡渣透着一点点倦懒。勇利跟在Yuri后滑进了冰场,明暗的光影里他的眼前是模糊的,连续的快门声和刺目的白光让他看不到看台上维克托的样子。胜生勇利一直清楚自己不是天才,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滑冰强化选手”。陪着维克托站在花样滑冰高点的人,无论谁也好,勇利从未幻想过是他。就这样吧,要止步在这里了——提琴的旋律弱下,直至最后一个钢琴键音的震颤消逝在空气中时,他想。第二年你们的维克托就要回来了,让胜生勇利继续当一个小小的粉丝吧。

成年组的Yuri可能使得他无法再一次站到大奖赛的决赛场上,与曾经日夜相伴的人同台竞技。他清楚。

只是维克托习惯带给世界新鲜感,这一次也不例外。赛季结束后为了应付各种采访,座谈,他不得不与勇利草草作别回到俄罗斯。只是几个访谈过后他竟悄无声息了,一切外界的质疑被俄罗斯官方客气而不着痕迹地挡回,发给他的消息如石沉大海,一丝波澜也没有激起。

26岁的胜生勇利目光空洞,神情宁静。他无意识地摩挲着右手无名指根,那里有一圈浅浅的稍白些的印记。最初他执意将其作为护身符来佩戴,但由于设计中透露出来的互补性与对称美学之强,总有人好奇地盯着他的手看,大胆者直接猜测他的心上人会是哪位姑娘。最终他摘去了——对戒没有了另一半,变成了写在手上的金色的笑话。

他想起维克托扬言要烧掉他的一条颜色朴素的领带,说要在生日给他买一套新的西装。他想起维克托身上可爱的细节,比如他的嘴唇很薄,中间却有一颗小小的唇珠,导致他笑起来嘴巴会形成一个浅浅的粉色心形。他想起维克托站在教堂的彩色玻璃下为他带上戒指的一刹那,许他以安定的咒语。现在那条领带好端端地躺在衣柜里安享晚年,对戒委屈地挤在一个小盒子里被放在床头柜的最深处。维克托心形的冒着粉红泡泡的笑容嵌在相框里,因为胶片的质量已经有点模糊。

维克托,又是维克托。

然后他终于后知后觉想起那首意大利男高音——他看过维克托的比赛,他自己也挑战过的;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他想起维克托展开双臂却渐渐后退去的姿势,他想起来了。

于是有什么似乎随着维克托的远去一并褪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站在曾经一起走过的街,恍若隔世。风铃的叮当声使他惊醒,他紧了紧围巾快步离开。

轻灵的羽翼终是载着候鸟飞走,第二年的初春依然不见踪影。

世界太大,这样的生离与死别又有什么不同呢。

*****

烂尾了 首尾呼应不佳 美学细节改日深究

感谢各位看官;-)


*****

周末小小修改了一下 捉了几只虫这样子:-D

十一话出来大家都炸得好欢qwq其实十一话是放了糖的比如亲吻戒指和维克托的独白!我一点都不鸡蛋!呸 不激动!(鸡蛋哈哈哈输入法太可爱了我不忍心删

只是sp开始前勇利的神情让我觉得难过。那种严肃的表情瞬间提醒我这部番还是很写实的。所以糖我不觉得甜qwq

听Yuri on Ice的时候就莫名地觉得有点虐 可能我虐点比较怪人也比较悲观吧 所以一口气看完10话的时候执意写刀 11话那天刚好放出来 没想到这么巧啊

话题回到现实 有的时候 两人间距离实在是难以逾越。这样一个be的结尾反而是一种解脱吧。这篇勇利视角多一点 但是在我看来如果是执意避让的维克托 也一定是抱着“再·见”的心态离开的(狗屁 

现在只想看12话和撸章子

以及如果十二话甜了

那我也让它甜回来!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