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最近疯狂爱上hartwin!!!

【维勇】礼节与痒(上)


#不知道为什么是这蜜汁题目233
#我从没这么想写小甜饼子 灵感来自怕痒∞的lo
#就想看勇利被维恰调戏 总觉得可以开车 但是lo害羞(呸
#后面惯例有碎碎念

I.
勇利有个小小的秘密。或许不算是秘密,只是很少人知道而已——
勇利怕痒。

这或许就是他最终选择了男子单人花滑的原因之一吧。他小时候曾经和一个女孩子搭过伴,但是他们在配合动作的时候的时候勇利每次都躲躲闪闪,一次又一次绕掉女孩子伸出的手,也不敢作出哪怕是搭肩的动作——他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怕痒。最后勇利成功地惹恼了他的搭档并光荣地落了单,再后来他就开始了单人比赛的训练。

勇利君啊,他只是比较害羞,比较拘谨啦!后来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勇利也就不再解释。

反正切雷斯蒂诺一般的是采取言语指导的方式——年纪大了上冰少嘛。


II.
麻烦自他的教练戏剧性地换成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那一天开始。

勇利,刚才那个鲍步不够舒展呢⭐️嗯……腰再后倾一点怎么样?

はい!
勇利听话地停下,转身,加速,重新做出单膝弯曲的动作掠过维克托眼前。

......这次腰是下去了呢,可是勇利的手完全没有伸开?

诶诶对对对不起!请让我再试一次……

维克托盯着冰面上的人。不是这样子的呢——重心要后倾,不是腰整个向后弯;记得保持手型——你的手臂顺势伸展像俄罗斯冬日起飞的海燕,指尖是你强韧的飞羽;你的眼晴看见冰场的吊顶;你嗅到风和冰——
这些信息浮现在维克托的大脑里不过一秒钟的时间。他一方面被自己莫名其妙姑且称之为浪漫的情怀所感动,另一方面为无法清楚传达自己的意思而发愁。毕竟他是职业运动员出身,总是不由自主地主观代入。

于是他决定选一个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勇利看着俄罗斯的银发男人把外套脱下放在场外,径直向他滑来。

一双手按上他的肩,他顺势后倾,迈开腿,左脚的冰刃刮出一圈细碎的花。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坏就坏在维克托扶住了他的腰。

花滑选手平时训练的衣服以方便为主,比如勇利今天的稍短一截的短袖。于是维克托刚从外套口袋拿出来的,还带着温度的指尖就冷不丁点上了那一小块白腻皮肤。

“啊、啊!”

III.
维克托没想到勇利的反应这么大——
他看着瞬间因(莫名其妙的)(维克托不能理解因为他根本不怕痒的)惊恐而从手下滑出窜出蹦出弹出射出(?两米开外的勇利,后者总算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多么失礼。

“勇利当时的脸比熟帝王蟹还要红呢!诶不过当时勇利的确很像在冰上站不稳的小螃蟹手舞足蹈地跳чечетка*——”“闭、闭嘴!”
维克托觉得这个梗特别适用于床第之间不可言说进行时。他一开口,勇利便真的化身红透了的手足无措的蟹,还是整个儿滋儿滋儿*冒着蒸汽的那种。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事实上那时吓得维克托又抓起了头发然后想起他长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维在冰上曰,落发如斯夫,不舍昼夜。
事后他表示都怪小猪猪害得他发际线又后移,要亲亲发顶作补偿。勇利表示您洗头就好,请您蹲下点谢谢,再摸腰揩油我就揉乱您今早半小时弄出来的后现代飘逸清新空气刘海儿。

IV.
回来——

啊啊啊ごめごめ、ごめんなさい!勇利空记不住记几仆地谢罪。
Wow,日式五体投地again!Amazing!

这样的勇利真是可爱极了。维克托在拉他起来与不拉之间迟疑了一秒,其实说一秒都嫌多,毫无罪恶感地决定逗一逗他此时实体化的羞窘就要溢出来的学生。
啊,看来是被讨厌了呀……
NONONO!!!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
勇利觉得在这种情境交代出他的小秘密莫名羞耻,便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脸涨得更红了,连腰间那一小块皮肤在维克托看来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

而且他虽然怕痒但不说出来,是因为——
那个触及他的人,是维克托啊。
是在他心里,不同于长辈,亲戚,朋友,兄弟,恋人......霸道地逼着他新腾扫出一个空的分类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像陨星贸然闯进他的生活,而胜生勇利不舍得再放他离开。

“不是这样?那么是'什么样'?很好奇哦?”
“就是,那个,我……”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真是伤心啊,看来勇利不仅排斥我,不让我靠近而且不肯跟我说实话呢……”
真不是这样的求您别再瞎几把意淫了!
勇利干脆从地上蹦了起来,抱着破罐子破摔的诡异心态滑回维克托身边。他的银发教练挑眉笑着,眼底里有明晃晃的戏谑。
“那个,刚刚是一个意外,拜托维克托再指导我一下!”

维克托饶有兴趣地开始了第二次 实在 的指导。真有趣啊。他的手刚虚虚扶上勇利的腰际,那人便轻轻抖了一下——虽然几乎微不可察。很好,就是这样,腰稳住然后我们要看一下腿——
指尖带出强作镇定的一阵细小颤栗。让维克托想起他很小的时候摸过的小兔子。兔子被玩性大发的他圈在怀里,不安地扑腾而无果后勉强安静下来。但他的手指抚上细软绒毛的一刹,仍会感到温热的躯体立刻绷紧,再随着他的来回顺毛而逐渐放松。兔子会怯怯地翕动鼻翼,把你手中的菜叶扯进三瓣嘴,急了也会来一口。兔子是腼腆害羞薄脸皮的动物。
也许勇利只要多摸几下就好了吧?

住脑,谢谢。胜生勇利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如是说。

后来那天维克托总算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鲍步。他的学生优美的线条大方地拉开,像一只拥抱天空与大海的飞燕。

如果忽略飞燕顶着一张大红脸的话。

V.
维克托从那天起其实很困扰。
日本人有着谨严、内敛而含蓄的一面,这些他早有耳闻。委婉的东方人对礼节等等相当在意他也清楚。可是勇利那天的反应那样夸张,那样——
敏感。
开玩笑,他可是维克托·正值精力充沛·荷尔蒙不要钱·弄湿冰场不在话下·尼基福罗夫。要不是勇利真的各方面都表现得是单纯美好,质性烂漫的大龄正直男青年还自带天使光环——维克托(其实是作者)想不出其他的描述——维克托恐怕把持不住在脑内拉着勇利,对生命起源和人类本能进行反复研讨。

这段时间他早就不止一次注意到学生的过分害羞和腼腆了。温泉on ice时两人的拥抱开始,他的手回抱住勇利的一刻;中四国九州大赛前他让勇利转身,本想给他一个出其不意的定心拥抱和赛前“热身”,现在想想勇利的反应简直大得夸张,还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对,维克托忿忿不平地想,那一声从唇里漏出来的惊喘就是引人犯罪。引他犯罪。

勇利应该是不排斥的,毕竟后面他的eros滑得相当不错呢。果然是个害羞拘谨的人啊。这样的勇利真是可爱。

开放的民族使他习惯于熟练地运用丰富的肢体语言以表达充沛的情感。何况勇利是一个他想要亲近和了解的人。维克托愉快地想着,不就是文化差异吗?
礼节这种小事,以后对他和爱害羞的胜生勇利肯定什么都不是嘛。


*****tbc*****

*чечетка:俄罗斯踢踏舞

*滋儿滋儿:读音zīrzīr 找不到合适的拟声词气死我

#熬夜太伤 虫明天捉 为什么好几次想文都在半夜?
#说好的甜 来了!
#本来想写完一起发但是写得爽了就先来个上 肯定会有(下)但是要等term over啦 祝我Good luck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