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最近疯狂爱上hartwin!!!

【周江】理发店paro



理发店paro
是这样的 觉得写完遥遥无期 就先堆着吧:->
兼职洗头小哥周x大二学生江
设定周、江大二学生;周在假期突发奇想帮亲戚家的理发店打打工。


--------------
江波涛第一次去那家理发店的时候就被圈粉了。倒不是说那家店的设计多精致审美多前卫之类的——他被一个洗头小哥圈粉了。

好吧,至少第一印象就是个洗头小哥。
长得特俊的洗头小哥。江波涛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加上这句话。

江波涛,当年还是一水灵灵S大大二学生,在被舍友杜明第三次套路试图扎一个小辫子后,决定趁着假期的尾巴收拾一下整整半个学期一个假期懒得收拾的头发。理发店据说还是吕泊远和杜明出来搜刮夜宵的时候发现的:咖啡一条街的小角落里忽然出现了一家理发店。店名很简单,就一个字母S;没有漂亮的宣传海报,也就吸引一下他们这种以随便就好为人生格言的S大众多理工雄性犬科动物。

近,方便,省时间。杜明推荐给江波涛这家店时认真地说。随后他又一副痛心疾首状:什么叫能剪短就行?我们涛涛——江波涛瞪了他一眼——我们江哥总也该整个那啥吧。吕泊远接话,据说今年隔壁系一反常态,漂亮学妹还挺多——哎呦!江波涛半真半假给他屁股来了一脚。最后还是吴启息事宁人状:你们懂什么,江哥是个有深度不浮夸的男人。江波涛懒得再管那三个插科打诨不亦乐乎的室友,一个z字抖动闪了出去,拿包关门一气呵成,走出去几步还能隐隐听见里面“社会我江哥”的哄笑。

桃花运什么的还是先放放吧,江波涛面无表情地想;还有下次要是隔壁方明华又来寝室乱秀,看我江爷不第一个撸他,保证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玻璃门推拉的声音有点刺耳;如杜明所言一副没睡醒模样的老板娘抬起头瞟了他一眼:剪短?也是S大的学生吧?洗个头先。

店里客人不多,但一时间还真找不出空着的店员。老板娘环视一圈正准备开口让他坐一会儿,又忽然惊喜地开口:啊这边这边,泽楷你帮个忙吧?离得远,江波涛没听清叫的谁。
然后他一瞬间领会了何为小言女主之心跳漏了半拍。里边休息区沙发站起来一个人,之前因为被书架挡住了,江波涛也看不真切。但现在他看真切了:一个高瘦的年轻人,年龄绝对不跟他超过三岁,却又生生把理发店的员工白衫穿出杂志里男模千把块钱的意思。眼睛没适应被书架挡住的阳光而微微眯着,睫毛便乖顺地垂了下来洒下两排阴影,尖头跳跃着一点光晕。一个哈欠漏出来一半又被主人生生憋了回去,两片薄唇小小开合了一下试图驱走困意。江波涛就正准备毫无顾忌地欣赏美色(??? 那小哥揉了一把眼睛,低低地说,这边。他看了一眼江波涛目光就瞟开去,似乎也不好意思。

江波涛只觉得桃花运的flag倒得猝不及防十分微妙,这该不会是桃树运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