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主 维勇/周江/韩叶
#还完债就要遁了
#数了数平均半年更新一次???捂脸

【周江】冰淇淋与光


3k糖,淡淡甜一下;-D

*PPAP梗来源b站,已笑死在街上

*内有私设,一点点关于周泽楷话少的看法。也不知道表达出来没有。

*第一次赶上了个发糖的好日子

*推荐BGM: Love Me Like You Do 我知道是小黄歌可是它太好听了别看歌词先听调调

----------
  周泽楷回到战队大楼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夕阳斜斜打在墙体大大的SAMSARA队徽上,在字母冷硬的棱角上又分成小光柱跃动起来,略微晃眼;让他不合时宜地想起枪炮师可以手动的卫星射线。

  s市还没有真正入夏,但天气的确一天天热起来了;冬日的阳光最好,但一热起来它就恼人。周泽楷半眯着眼面向光线,于是什么都变成了剪影,轮廓边有一圈小小的光晕。因为没手拿而披在身上的外套在他后颈闷出一层薄汗,微长的发梢因此服帖。他手里举着两个大大的M记新款冰淇淋,漂亮的奶油尖酥了身子摇摇欲坠。他犹豫了一下,快速把左边的舔掉了一圈,结果右手里的眼看就要滴下来了。没办法,掏不出纸巾,他只好如法炮制又舔了一下右边的,只是这一口就矜持得多,还试图用舌尖去扶正那块小饼干。结果左边的又要化了,他只有再狠狠舔掉一圈来阻止白色的小溪流淌到手上,同时加快了脚步向着偏门走去。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好看的剪影迎着他来了,抖掉模糊的黑色块后是他最熟悉的模样。江波涛笑着看着他左右开弓,小周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也许江波涛是想板着脸假装说教几句的,但是笑意溢出了故意抿着的嘴角从而出卖了他。你看你,可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他笑我。“才没有。”周泽楷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索性放弃了继续反驳,打出一记漂亮的直球:“给你的。”他眨眨眼,“化了。”

 说罢佯装要把左手只剩半截的冰淇淋给江波涛,刚伸出去就后悔了,又重新把藏在背后的右手拿出来,结果一看奶油滴得正欢。江波涛也不客气接过了就吃,还不忘故作嫌弃地丢给他一张纸巾。

----------

  周泽楷训练结束的时候随手刷了刷SNS,不出所料就看到了自己刚拍的M记甜品广告,已经被热情的(如狼似虎的)粉丝玩坏。有剪辑视频的,有重对音轨的,还有不少人在评论区里尖叫楷皇居然一下子流利地说了十个字云云。他内心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在看到有人猜测江波涛是幕后配音的时候笑出了声。现在训练室没有人——队友都去茶水间拿零食吃了,倒只剩了他一个。科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去拿什么了,还不是M记的派。这些小兔崽子,也不想想这些都是谁的卖身钱——是他们伟大的周队长啊!牺牲自我为全队带来一整天笑声的周队长啊!还有那江波涛!吃了他的冰淇淋,居然是带头笑得最大声的那个!

  

  他毫无顾忌地笑出声来;笑着又不想笑了,撇撇嘴角。

 

  所有人都觉得他不爱说话,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叔叔阿姨口中他是别人家那个腼腆认生的好孩子,“这孩子长得挺俊,就是不爱说话哈。”后来他变成了周同学,“你的工作能力好,行动力也强,但是你得再积极沟通……学生会是个组织……”再后来他便成了枪王,旁人看来强大美丽如荒火,却又好像疏冷孤寂似碎霜。他看过一点粉丝们写的可爱文字,不乏有人写他的无口设定,也不少把江波涛比喻成翻译机。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周泽楷出神地想着。但又怎么不是呢?如果是江,他肯定知道我怎么想——你看,这不就是了。

 

  他划拉着手机。我赌五毛我楷皇这条广告NG了至少五十次!

 

  瞎说。我只NG了不到十次,周泽楷有点委屈。而且不是台词的问题。他拿到台本的时候内心也是拒绝的,但是念台词并不难——他又不是不会说话,而且广告大大小小接得也不少了多少有点准备。做动作才烦人呢,他转圈圈的时候才是耻得只想往地里钻,最后的wink眼神差一点就飘忽了要重来。工作人员叫停的时候他表面只是一个浅淡的微笑,内心的小人已经雀跃得上了天。

 

  他寡言,但并非冷漠。他的心思比谁都缜密,开口前总想要细细斟酌,结果等得对方都失了兴致。于是他索性习惯了以沉默示人,把自己躲在强大的形象背后,还颇有些自暴自弃地乐在其中。

 

  但是总有人要一层层掰开他的壳子走进来,撩起厚重的窗帘,掀开他头顶的被子对他大声地说早上好。他脑海里又是前一天傍晚在大楼偏门等他的江波涛,逆着光看,他周身有一圈细柔的光晕,像那种文艺风照片里的人。

 

  他是光里走出来的人。

  他走到我这儿来了。

  周泽楷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甜之余觉得太肉麻了,又没名头地有些小失落。

 ----------

  一支冒着热气的派伸到他嘴边。“红豆奶油,你上次说好吃来着的。”他咬住,因为馅料甜度和热度之熨帖在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微叹。抬眼便看到江波涛挽着袖子,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菠萝派冲他笑。他忽然没来由地烦躁一下,一把抓住江波涛空的那只手。“你不是。”在江波涛难得一见的一脸错愕中他赶紧咽下嘴里的东西再开口,“翻译机。”

 

完了,这话乍一听怕是大误会。但江波涛反而又一脸了然,他拿过周泽楷的手机,iTouch指纹解锁,划了几下看了一会便放回原处。他的表情很淡,看得周泽楷不禁责备自己的没头没脑。生气了?不该这么突兀……

 

“我当然不是。”

“但是我乐意兼职啊。”

 

----------

 

“哎我就想不通了,我觉得你其实挺好懂的。”

  “那举个例子。”

  江波涛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想吃我的菠萝派,你盯了它一路了。”说罢他嫌弃地把还剩一口的派塞到他手里。周泽楷顾及自己刚吃了一个,死要面子。

  “不对。”

  江波涛也不惊讶,不戳破男朋友的小心思,作势要把纸盒拿回来。“那好吧我吃了。”结果周泽楷快一步先把派塞进了嘴里,冲他得逞地笑,“没了。”

 

 

  “你又对了。”

“那还用说吗。今天热量超标,以后不能晚上了还吃这么多。”

  “可以健身。”

  江波涛愣了一下。“健身?在外面车别瞎——”开。我靠中招了。

  车王周泽楷一脸无辜:“求之不得。” 

----------

  江波涛神神秘秘站在房间门口向他招手,“给你看个好东西。”

 

  于是周泽楷熟门熟路闪进与他房间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单间,正如他第七赛季后那个初夏夜晚他第一次这么做,以及许多次的走进这里一般。有的时候是两个人推搡着关了门,有的时候是他扛着晕晕乎乎傻笑着的另一个,当然更多时候是两个人一起进去,一个人胳膊底下夹着一叠资料另一个人端着两杯红茶;然后夜半星稀那高个子推门欲出,站在门口想了想又欢快地折了回去。床吱嘎两声便缄默了,一夜呼吸轻浅也绵长。

 

  他前脚刚踏进房间却又被江波涛慌忙挡住。恋人比他低一点,此刻略微仰着头看台,眼底盛了两汪戏谑。一只好看的手捂住他的眼睛,然后他的手腕被抓住向前引。

 

  周泽楷又走神了。按理来说看不见的时候人便不敢迈步,但他就是想无条件地相信此刻虚虚扣住他的那只手。他听见低微的“嗡嗡”声像主机运转,心知这是大约被带到了电脑前。捂着他眼睛的手没有松开,但是指缝开始抖动。

 

  就那一瞬间他看到屏幕上自己的大脸,以及画面左下角一抹糊状白绿。

  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了。如果是真的——江波涛你完了,他腹诽。

  果然江波涛忍不住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他重复道,嗓子里低低的笑意再也压不住,“但你得保证不打我”。然后是咔哒一声轻轻的鼠标叩击,手指拿开。

 

  开到最大音量的PPAP响彻房间,与之一起的还有江波涛惊天动地的大笑。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的自己左手右手右手左手顺时针逆时针分裂融合融合分裂,内心毫无波动简直还想笑。江波涛已经笑得蹲在了地上,街边的灯火和月光钻过窗棂落在他的发尖,一跳一跳的;又像白天夕阳下他周围那圈细柔的光晕。见周泽楷面色不善向他走过来便“哎呦啊呦”作抱头讨饶状,结果一不小心滚在了地上。于是周泽楷也忍不住了,“不打你。”他轻声说,顺着力道把人拉起来圈在怀里。


  然后狠狠一巴掌抽在江波涛屁股上,听见“嗷”的惨嚎再也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fin-----

首页一个太太刚刚发布的文章推荐BGM也是Love Me Like You Do!!!飞起 !!!

用小心心把我砸下来吧hhh(。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