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ertia

》》高三长弧》》



Dancing on blades.
最近疯狂爱上hartwin!!!

#周江#咸鱼深夜短打不知该叫什么好

好比散落的拼图三三两两结成了碎片后,终于找到中间那一块十字支架。
江波涛转入轮回。
轮回,新晋的王者之师,第八赛季夺得首冠后,二连冠仿佛也在向他们暗暗地挥手。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关系好—
他私下里叫周泽楷小周,队里这样叫的的只有他和方明华。但方明华是前辈,而他算跟小周同龄。

拿下首冠那年的除夕江波涛为了躲避亲戚的灌酒和有关人生大事的盘问偷偷溜到了阳台。冬夜风凛,呼出的白气糊了手机屏幕,隐隐约约透露出23:58。打个拜年电话吧,江波涛想。划开联系人名单,第一位是江波涛妈妈。在自己家里给亲妈打电话拜年显然愚蠢,说不好又要被抓回去唠嗑。轮回的笑面副队长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悲苦的表情,手指继续往下滑。巧极了第二位就是轮回正队长,端端正正三个大字周泽楷仿佛透过手机屏幕无辜地瞪着他。
江波涛愉快地说服了自己拨通号码—反正又不是我特意打给他的,是我正巧翻到的嘛。
过了几年江波涛才后知后觉地明白,那是时间里年少的旅人对自己撒的拙劣的谎,企图盖住柔软且沉甸甸的的初心。
江?轮回的队长不爱说话不善言辞,但语气中的意外在萦绕的寒冷与寂静中格外真切。
小周果然还没睡哈,我还想着会不会打—
没有,都是这样,江也是?
对啊,小周我没什么事哈,就是说一声新年——
00:00,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骤然响起。江波涛家的楼层低,鞭炮的爆响便一点不漏地钻进电波,切断了江波涛没说完的句子,吞没了周泽楷的声音。鞭炮响完以后是一阵诡异的寂静,然后江波涛爆发出一阵大笑,仿佛有什么莫名的力量让他咧开嘴角在夜色里笑得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他不需要像白天里礼貌而谨慎地勾起嘴角。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也笑了,是胸腔里快乐的振动,周泽楷也不需要像在白天里地友善而疏离地抿着嘴唇。
新年快乐。笑完后江波涛总算补全了句子。
嗯,你也是。电话那头语气轻扬,末了又补上一句,新年快乐。
天边刚好有缤纷的烟花伴着祝福炸开。江波涛忽然觉得人生里好多片段都像好〇坞里的情节,恰好踩着点翩然而至。






- - - 好啦吃糖的吃到这就没乐可以关了(;_ _| /_)_- - - -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关系好。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关系止于好—他没有用过更亲近的称呼,比如泽楷。初见时没有训练时没有,那个除夕夜也没有。退役后更没有。
退役三年后的除夕夜,江波涛再一次溜到了阳台的冷风中,从母亲七大姑八大姨人口普查般严格的八卦盘问中脱身。喧嚣的风里站着一个咸鱼般的咸水江波涛。
手机在振动。他退役后新换了手机,是一个陌生的来电。他本以为是诈骗电话想置之不理,却觉得在过年的时候挂别人电话不好,索性接了。
……江?
……小周?这么晚了还没睡。
嗯。
怎么了?
嗯……请柬,收到了吗。就是我结婚的……不放心。
……好的知道了,我还没去开信箱,谢谢小周,你放心吧。
好……新年快乐。
江波涛猛地低头去看时间。00:00。
电子荧光在延展的夜色里挣扎喘息,今年没有烟花。
人生哪有那么多片段都像浪漫的好〇坞。



---------------------
半夜被蚊子咬醒 蚊子吸血就算了为什么还叫?找日嘛?
梗源于真人真事 谁来拯救只会吃糖不会发糖的咸鱼po主
有的时候仿佛置身荧幕 有的时候又觉得如此遥远




评论(4)

热度(23)